两个家庭的宣判日br黄洋父亲:首次流露对林父的同情

2019-10-08 08:23

  东方网1月9日消息:这一天,两个家庭都在煎熬,一个誓要为死去的儿子讨回公道,一个为子求生苦苦奔波。然而,这注定是一场悲剧。黄洋父亲说,这样一个判决,并不代表他赢了,“从一开始我就输了,我的儿子没了。这场官司,没有赢家”。而林森浩父亲决定,继续为儿子申诉。

  ●7点前,黄洋父亲黄国强在暂住地外面买了点早饭,与黄洋母亲杨国华两人一起吃了。

  ●7点半,林尊耀一行在宾馆旁边的一家沙县小吃店吃了早餐,虽然没有胃口,林尊耀还是喝了一杯豆浆,吃了个包子,随后就赶往地铁口与律师碰面会合。

  ●8点多,黄国强一行开始往法院走。一公里多一点,他们走走停停,大约走了半个小时。

  ●8点50分前后,黄国强跟记者走在前面,杨国华跟几位朋友在后面。走着走着,就拉开很大的距离。

  ●8点55分,黄国强到了法院对面。望着法院门口密集的人群,他停住了脚步。

  ●8点57分,黄国强等到行走中落后的杨国华后,开始过马路,但走到中间就已被团团围住。

  ●8点40分,地铁7号线镇坪路站口,林尊耀一行与唐志坚律师一行会合,前往法院。地铁车厢内挤满了人,站着的林尊耀低着头,没有说一句线点,杨国华跟朋友一起快步走向襄阳路上的法院门,朋友为其护住脸,进入换证窗口。

  ●9点5分,到达9号线嘉善路站。走出站口的瞬间,林尊耀抬起头远远的望了一眼在马路对面的上海高院的高楼。

  ●9点49分,林尊耀走进法庭,坐下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副眼镜戴上,静静地等待儿子的出现。

  ●10点35分,全体起立,法官最终宣读裁决决定。杨国华手里攥着儿子的照片,试图站起来,但是她感觉脚下有点虚。

  ●10点2分,林森浩在法警陪同下走进法庭,一直紧盯着的林尊耀没能与儿子来一次眼神对碰。

  ●10点36分,当“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”的声音落下时,一直站着聆听的林尊耀,直接跌落到椅子上。在痛哭了10多分钟后,林尊耀才从法庭出来。

  东方网1月9日消息:这一天,两个家庭都在煎熬,一个誓要为死去的儿子讨回公道,一个为子求生苦苦奔波。然而,这注定是一场悲剧。黄洋父亲说,这样一个判决,并不代表他赢了,“从一开始我就输了,我的儿子没了。这场官司,没有赢家”。而林森浩父亲决定,继续为儿子申诉。

  ●7点前,黄洋父亲黄国强在暂住地外面买了点早饭,与黄洋母亲杨国华两人一起吃了。

  ●7点半,林尊耀一行在宾馆旁边的一家沙县小吃店吃了早餐,虽然没有胃口,林尊耀还是喝了一杯豆浆,吃了个包子,随后就赶往地铁口与律师碰面会合。

  ●8点多,黄国强一行开始往法院走。一公里多一点,他们走走停停,大约走了半个小时。

  ●8点50分前后,黄国强跟记者走在前面,杨国华跟几位朋友在后面。走着走着,就拉开很大的距离。

  ●8点55分,黄国强到了法院对面。望着法院门口密集的人群,他停住了脚步。

  ●8点57分,黄国强等到行走中落后的杨国华后,开始过马路,但走到中间就已被团团围住。

  ●8点40分,地铁7号线镇坪路站口,林尊耀一行与唐志坚律师一行会合,前往法院。地铁车厢内挤满了人,站着的林尊耀低着头,没有说一句线点,杨国华跟朋友一起快步走向襄阳路上的法院门,朋友为其护住脸,进入换证窗口。

  ●9点5分,到达9号线嘉善路站。走出站口的瞬间,林尊耀抬起头远远的望了一眼在马路对面的上海高院的高楼。

  ●9点49分,林尊耀走进法庭,坐下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副眼镜戴上,静静地等待儿子的出现。

  ●10点35分,全体起立,法官最终宣读裁决决定。杨国华手里攥着儿子的照片,试图站起来,但是她感觉脚下有点虚。

  ●10点2分,林森浩在法警陪同下走进法庭,一直紧盯着的林尊耀没能与儿子来一次眼神对碰。

  ●10点36分,当“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”的声音落下时,一直站着聆听的林尊耀,直接跌落到椅子上。在痛哭了10多分钟后,林尊耀才从法庭出来。

  “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林森浩因故意杀人罪一审被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,对林森浩的死刑判决将依法报请最高法院核准。”法官敲下法槌的时候,黄洋母亲杨国华浑身颤抖。她手里攥着儿子的照片,试图站起来,但是她感觉脚下有点虚。黄洋父亲黄国强连忙挽住她。

  黄国强知道,她的心脏病犯了,赶紧给她喂下速效救心丸。随后,在随行友人的帮助下,悄悄离开法庭,直接来到停车场。律师安排的车辆跟一审时一样。他们赶紧上车,迅速离开法院,回到住处。回到暂住处,杨国华被友人扶到床上。她再也抑制不住,失声痛哭起来。她把儿子的照片抱在胸前,又贴在脸上。黄国强站在旁边轻描淡写地说:“别哭了,别让泪水把照片搞湿了!”然后就坐在另一张床边上不吭声。

  黄国强说,这张小照片,还有装照片的这个小钱包,都是黄洋生前留下来的,杨国华一直带在身边,“她一想到儿子,总是这样哭,劝不住,我自己也想哭”。

  前天临出门的时候,他们本来打算去黄洋的坟上看一下,坐一坐再走,但是杨国华受不了,就没有去。不过,昨天下午,黄国强告诉晨报记者,黄洋的大姨等亲人,在下午已经去给黄洋上坟了。虽然他们没有及时赶回去,但是家里人已经替他们做到了。

  “虽然我们一直相信法律,但是没判之前,我们还是有点吃不准。现在判了,我们回去要给黄洋上坟,让他知道。”黄国强打算回去后再给黄洋上坟。

  昨日二审宣判后,有媒体追问,在正义伸张之后,是否接受林家人的道歉?黄国强摇摇头,没有吭声。回到暂住处后,记者向黄国强转述林森浩父亲遭追访时的情况。记者说,一些提问让其受到伤害,最后招架不住,抱着头蹲在法院门口的地上。随后亲属拦了一辆出租车才得以脱身。

  听了记者的讲述,黄国强惊讶地问:“他的律师呢?律师为什么不帮助他?”随后,黄国强叹了口气说:“我也不想这样啊!”

  前两天还温暖如春,而在6日,他们接到二审判决开庭通知的第二天,上海的气温骤降。黄国强和杨国华早就为这趟上海之行准备了御寒的衣服。黄国强告诉晨报记者,5年前,儿子黄洋来复旦大学读研,他就养成了收看上海天气预报的习惯。那时候,一看到天气变化,他就会打电话告诉儿子,让儿子知冷知热。这么多年,这个习惯一直保持着,即使儿子不在了,他们看电视,还是要看上海的天气。

  判决虽然来得曲折,但是毕竟来了。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与前天晚上相比,黄国强反倒沉默了。“我不知道,听他们安排。”黄国强看了一眼正在窗边打电话的律师叶萍。

  昨天上午二审宣判后,叶萍表示,首先还是要想办法让黄洋的父母情绪平稳下来。至于接下来的工作,叶萍说,他们会放在怎样让两位老人过上平静的生活上。“黄洋的父母,我们不会就此丢过。希望全社会都有这样一个心愿。”

  在一审结果宣布时,林森浩父亲林尊耀就曾直言,当时他几乎是死了一次,那样的结果真的让他无法接受,也无法理解。最后更换了代理律师,二审的庭审又让他看到了希望。他抱着一个心理,虽然儿子是犯了错,但罪不致死,希望能保住一条命。

  前天下午6点,记者接到了林尊耀的电话,其答应与记者一起晚餐。从2013年4月份至前天晚上,记者已是先后6次与林尊耀见面,记者的感觉是,每一次的见面,林尊耀都要比上一次更瘦一些。为了避免外界的干扰,林尊耀特意交待记者“最好是要个包房”。在餐桌上,林尊耀很少动筷子,仅是喝了两小碗汤,吃了点青菜。中间他也首次敞开心扉说道:“我的命不好”。林尊耀说,他和老伴读书少,原本认为知识改变命运,但现在却有些想不通了,林森浩的事让他“很痛心”,原本以为培养孩子大学毕业,任务就完成了,没想到出这种事,又要操心,不知以后会怎样。

  据林尊耀的弟弟说,来上海的第一个晚上,林尊耀几乎未眠。前晚11点多,林尊耀就突然坐起来,由于怕被认出来,呆在旅馆不敢出门,他在床前不停掉眼泪,也不说话,弟弟起来安慰了半小时。

  昨天之前,每一天对于林尊耀来说都是煎熬的,他期待着二审判决快点到来,而又害怕着这一天来得太快,害怕最后的结果不是他所希望的。害怕最终变成了现实。在走出法庭后,面对媒体,林尊耀根本无法回应,一度蹲在地上,他说:“就这么把我儿子判死刑,不甘心,会继续上诉。儿子虽有罪,但罪不至死。法院提供的证词全来源于林的口供,无实质性证据。”

  昨天晚上6点,记者再次电话联系到了林尊耀弟弟林尊荣,他告诉记者,中午林尊耀几乎没吃东西,还晕过去了一阵。最后林尊荣把电话递到给了林尊耀,林尊耀说:“一定要申诉,我已签了委托书,让两位律师继续为林森浩提起申诉,全权处理后续的事情!虽然我有想到过会是这样的结果,但自己还是无法接受,只要还有希望,我都会努力。”

  二审宣判的时候,并不在法院现场的我下意识握了握拳头,深深吸了口气。电话那头,黄国强告诉我,杨国华的身体好转了,而他的心也“没绷那么紧了”。时间过得太快,从2013年4月,到现在不知不觉竟已快两年。还记得那个雨天,第一次见到黄国强夫妇时,老两口的眼神中充满了迷茫。儿子的逝去,留给他们的不仅是一个未解之谜,还有一堆不知道如何处理的后事。

  于我而言,内心同样煎熬——既不愿去刺痛两人脆弱的神经,又必须去试着接近他们。短暂的接触之后,黄国强和杨国华认可了我:“我们觉得,你是真心来帮助我们的。”

  2013年11月底,一审开庭之前,我辗转搭乘飞机、大巴,来到了四川荣县的黄洋家中。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黄洋的家人,淳朴、内向、不善言辞,讲的最多的是要给黄洋讨一个公道。无论是他的父母、阿姨还是姑姑,只要一提到黄洋,原本还好好的人,瞬间就会止不住掉泪水。印象最深的一次,杨国华之前还拉着我的手坐在椅子上看电视,突然之间就控制不住哭了起来,只是因为节目中提到了林森浩投毒案。而黄国强,虽然看起来坚强,但暗地里也会偷偷流泪,然后立即转身将泪水擦去,掩饰好情绪后再返身安慰杨国华。

  置身其中,我听着他们讲黄洋小时候的故事,和他们感受着同样的悲伤,流着同样的泪水。两年来,每次两人来上海,都是黄洋的同学帮忙张罗着。而我也会想办法去见上一面,帮着他们解决些困难,也看看老人的近况。每当春节、中秋或是元旦,黄国强都会给我发来短信,叮嘱我要注意身体,并祝福节日快乐。每每此时都是我最词穷的时候,因为实在不知道这祝福的话该如何说出口,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写着“保重身体”之类的陈词。这一路,老两口走来不易。

  二审之后,或许很难再见到他们了,但我早已把两人当成了家人,唯愿二老今后安好,让黄洋的在天之灵能够安息。

  从2013年4月15日到林森浩的汕头老家采访,到昨天的二审裁定判决,这历时1年9个月余的时间,我与林尊耀有过先后6次的深入接触,与林家人也建立起了一种特殊的信任与情感。记得第一次到达汕头见到林尊耀时,是在2013年的4月底,没有更多的交流,仅是在门口路边不足两分钟的对话,最后仅丢下了一句“我不相信我儿子会干这种事。”面对林家人的沉默,我曾一度要放弃后续的了解采访,但在机场准备登机前的一刻,我选择了再次返回林家,因为设身处地想,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谁家,或许都会选择这种回避的方式。

  于是,第二天当我一脸真诚再次出现在林家门口时,林尊耀让我进去说话。当着林森浩的母亲面,我们的所有沟通都是小心翼翼的,更多的是让两位老人去讲述记忆中那个令人骄傲的儿子。

  林尊耀是个特别不善于表达自己感情的人,许多话他都藏在心底。这种基因深深移植到林森浩身上,于是在外人看来他似乎有些冷酷。然而,命运是如此捉弄人,为了证明儿子是那个记忆中的上进孩子,林尊耀不得不一次次面对无尽的追问,不得不裹挟进这场罪与罚的漩涡。

  为此,从始至终,我没有看到过一丝笑容在他脸上闪过,我知道的是,他在上海每一个夜晚都是睁眼到天亮。从150斤到120斤,我知道,那是因为每次“面对”于他都是一次无尽的折磨。他说,他一直要挺下去,因为在他的心底,知道儿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。www.www033805.comwww.199234.com

热门推荐

推荐资讯

藏宝阁心水论坛99049| 香港王中王网站挂牌| 王中王平特一肖大公开| 诸葛亮心水论坛图库| 霸王龙六合网| 点特玄机自动更新彩图| 小鱼儿玄机2站开奖结果| 百合图库百合心水论坛| 创富心水论坛创富网| 阿飞图库看图区电脑版|